闭关中,停更致歉。有事请私信留言。
可能不定期上线。谢谢谅解。

这里西岭,可以叫我阿洛
常驻欧美圈,漫威DC粉,神夏粉,HP粉,权游粉,美剧英剧粉
CP:基本都吃,但打死不吃德哈:)
莫德里奇,拉基蒂奇是近来的心头肉,吹一波我群主和软妹❤️以及我吃All软:)
最重要的是:请勿直接使用lofter上转载键转载我的文字,到时候撕破脸皮别怪我不客气:)谢谢配合了!

-枯木逢春-

About Legolas Greenleaf


河水是密泛粼光的瞳子,河岸是浮土泞湿的眼帘。

西渡之船泊在云水之间,我是中土遗族最末的神魂俱全。


我已是耄耋形容,挽弓的长指日渐难于书写,劲跃的双足已现竭蹶。

抖擞的成了摇落的,饱满的成了凹陷的。

曾流过七河之水的眼球涸如滩濑,灿金蒙上古朽的灰白。


我瞰望河中皱缩的长耳与无光的肌质——它们曾悄没声息地同化每一张面目模糊的脸庞。

甘道夫眼尾蔓延的细纹,阿拉贡日益瘪陷的牙床,弗罗多酸肿僵硬的膝骨,吉姆利缩短却斑白的虬髯。

衰老从发尾开始,银白吞噬一切。

那些赤褐或灿金、亮黑与鲜红的发色与面孔不再鲜活,披挂平和的静...

 

真心喜欢过的人没法做朋友,哪怕再多看几眼,都还是想拥有。

我从未放弃过爱你,只是从浓烈变得悄无声息。


 

暴风中心的某人还在岁月静好秀恩爱😊

以及Ema是真的当男孩子养啊😂❤️

 

【HP】-铁窗寒影-

-铁窗寒影-


Days in Azkaban

About Sirius Black


寒冷是条攀上脚踵的青黑的蛇,伏在我创痕横陈的皮肤上蜿蜒扭动起身子,最终向着我桀骜的头颅张开它喷薄银焰的巨口。


褴褛的囚服飘动在朔风里无从抵御严冬的到来,刺痛伤口的粗糙面料臃肿地裹住我骨瘦嶙峋的身体,生了冻疮的指尖却固执地仍握紧布满利刺的冰冷铁栏,冻僵的气流里卷携冰碴从道道铁索的缝隙间涌入。


我徒劳地晃动着牢不可破的铁栏,铐住双手的铁索铮铮作响,随着我蹒跚的步履在石板上抽打出道道划痕嘶吼自喉间挤出扯破静谧的夜。


我急躁地扯过胡乱散落在地板上的羊皮纸,断裂的羽毛笔插进即将被冰...

 

【随想】关于我爱的一些CP

1.GGAD


用什么形容他们的爱情啊?

像光,却不是年轻炽烈的光;它衰竭多病,连着彼此痛苦的心。

爱他们,是爱一片殉亡的死海。

我在两座巨碑下打转,用手掌徒劳地贴合黑白相峙的光滑碑面。

邓布利多军或者格林德沃军都知道,爱了这深情或者爱了这伟大的利益,都没有任何余地。

没有。


2.万笛


我吻过你的炙热,像捞一缕虹光,去渲染爱火的色彩。


烧入眼里的是野火,原只是摘不得的灿星两颗。

角木蛟、亢金龙,端踞还劲跃,游走又戏珠。

你未搽胭脂的眼帘又带春风,横向鬓边走。


我的火?

我的汹涌情潮,在眼窝里缠、往心尖上绕,烧干了荒原上葛蔓杂草,遍被下...

 

存档:

英俊的红桃侍卫和黑桃皇后,正在忧郁的诉说着逝去的爱情。——《恶之花》

 

每个人生来都是君王,但大多数在流亡中死去。——王尔德

 

你不知羞耻地索取,毫无感激地接受。——王尔德

 

为了自己,我必须饶恕你。一个人,不能永远在胸中养着一条毒蛇;不能夜夜起身,在灵魂的园子里栽种荆棘。——《自深深处》

 

我用我的未来来衡量我的过去,但发现两者都是出色的,彼此不相伯仲,只是我必须谴责天意的不公,它是那样善待我。——《变形记》


 

众神礼赞(北欧诸神)

发布了长文章:众神礼赞(北欧诸神)

点击查看

《众神礼赞》(北欧诸神)

——IX.尤弥尔(Ymir)

 

【GGAD】“痛失赡养永恒”

“The only way to have something forever is to lose it.”

“痛失赡养永恒。”


背景:

二十世纪上叶,麻瓜界爆发第二次世界大战,黑巫师盖勒特·格林德沃借势于母邦德国迅速崛起,黑色恐怖席卷欧洲,但始终不曾跨越英吉利海峡。

1943年,格林德沃入侵爱尔兰。并宣称倘若英格兰魔法界不能作出有效的回击,其不日将碾灭英格兰的防御体系,使巫师群体暴露在麻瓜的战火之下。

1945年7月,时任英国魔法学校霍格沃茨变形课教授的阿不思·邓布利多只身奔赴慕尼黑,为英格兰迎战格林德沃。双方于7月14日于泰根塞湖的纽...

 

众神礼赞(北欧诸神)

发布了长文章:众神礼赞(北欧诸神)

点击查看

《众神礼赞》(北欧诸神)

——VIII.提尔(Tyr)

 

众神礼赞(北欧诸神)

发布了长文章:众神礼赞(北欧诸神)

点击查看

《众神礼赞》(北欧诸神)

——Ⅶ.弗蕾雅(Freya

 
© 西岭千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