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中,停更致歉。有事请私信留言。
可能不定期上线。谢谢谅解。

这里西岭,可以叫我阿洛
常驻欧美圈,漫威DC粉,神夏粉,HP粉,权游粉,美剧英剧粉
CP:基本都吃,但打死不吃德哈:)
莫德里奇,拉基蒂奇是近来的心头肉,吹一波我群主和软妹❤️以及我吃All软:)
最重要的是:请勿直接使用lofter上转载键转载我的文字,到时候撕破脸皮别怪我不客气:)谢谢配合了!

    

      阿斯加德之大,不容我之渺小。

 

  偏见是鬼魅隐匿在奥丁混沌的眼中,嫌恶是乌云笼罩在战士脸上,而我则百年受托尔的伟大光辉所遮盖。那些好玩的把戏成为了诡计的开端,托尔命中注定的帝王之位使我较劲能力。弗丽嘉让我明白若是穿梭至百年前我不过是因过于羸弱而被丢弃的冰霜巨人后裔,奥丁也告诉我——以你生下来时的虚弱,你所拥有的未来只有死亡,而我将你带回来,并把你视为家人。阿帕特在暗处窃笑,论虚伪、论谎言,阿斯加德人如何比我优越,自出生我便浸溺在百万人酿造的诡诈之中。

 

  “臣服于我!你们生来,就应该被统治!”

 

  “跪下!”

 

  诡计织成网,降临猎物的梦境,身躯化作毒蛇,舔舐晚餐的肌理,将人引进迷宫,在黑夜里变成蝙蝠将他尾随。游戏结束,便是猎物命绝之时。阿斯加德傲视苍穹之上,地球蛰伏苍穹之下。俯瞰众生,强权面前他们只能屈服,而我为神,注定生来统治子民。天上的海姆达尔,你那双金色的象征睿智的眼睛,看到了吗。筑起堡垒缚住精神与感情,所谓美国精神以盾牌挡住我,显然没有人明白,人民——生来就应该被奴役。托尔之宽容仅限宽容却未施加信任、理解于我,约顿海姆在寒冷中咆哮,阴冷蛰伏各处,凶险窥藏在任何一个角落,这山崖丛生冰冷的地方是我的家乡,遍布蓝皮肤的冰霜巨人,可归属感,如同被鹰嘴衔去,唯独身旁的托尔使我感受到独属亲情的热烈。仰视劳菲,他未有慈爱与愧疚之意,无论是约顿海姆还是阿斯加德都并未在心中给我留下一席之地。刺骨的剑穿过胸膛,冷意在心脏蔓延,生命的流逝并不比感情痛苦,但我明白这并不能得到救赎,只是为了托尔。

 

  “我不是为了父亲,而是…”

 

  为了认同。没人看见我在废墟中艰难的爬走,暗无天日的空气沉闷地将我笼罩很久,他们看见的是我篡位夺权,是我坐上王座并让人为我打造雕像。亲爱的兄长,若你不想要王位,不如让给我来坐。将平静打破的不是托尔的到来,而是海拉,那位素未谋面却透露着欲望与杀意的姐姐,奥丁的第一位孩子。托尔试图拖曳住诸神黄昏,以力量赢得海拉并夺回阿斯加德。世人与我以剑刃,我与世人以救生。鸟瞰阿斯加德彩虹桥人头攒动,我此时愿意救他们只是为了证明,计谋之术与责任并存,王位并非非托尔不可。深渊巨口未将我吞噬腐化,阿斯加德坍塌在火光中,诸神黄昏终究降临,父亲仅剩威严的壁画也随火熔去,火巨人始终在破坏将我的记忆依托毁灭。丛生的情感炽热得焦灼,诡计之神向来多变,我从宝库中携来的宇宙方体,还在暗处发光,可爱的哥哥,你又信任我了吗。

 

  “我在。”

 

  我以诡计,换你的双眼。

 


 
评论(3)
热度(11)
© 西岭千秋雪 | Powered by LOFTER